文化風俗

信息來源:黃岡方志辦 時間:2019-03-15 16:07

 

第一節      

 

一、幼兒教育

幼兒多在祖母和母親的身邊度過。從前,祖母常告誡孫兒勿指月亮,否則會被“割耳朵”;牙齒掉了莫亂扔,上面的要扔到床底下,下面的要扔到屋頂上,這樣才可以長出新牙;不要踩字紙,否則要“瞎眼睛”;不要傷害幼?。ㄐ∠x小鳥等)性命,否則要短陽壽;某某人被雷電擊死,是因為他做了壞事,雷公劈他。母親一邊做針線,一邊給孩子講岳母刺字、牛郎織女等故事,并教一些氣象、自然方面的知識。這些教育雖有許多迷信成份,但灌注了善良正直的品性。

二、啟蒙拜師

民國以前,民辦啟蒙教育盛行,常見四種形式:族學、村學、家塾、門館。蒙童通常七歲入學,每年初春開館。開館日集資辦啟蒙酒,舉行儀式,家長、鄉紳到場。晌午時分,焚香擊鼓、放鞭。先生向孔圣人行禮畢,家長領子弟接拜禮圣。隨后,學生拜先生;家長送上禮金,贈長(打屁股用)、短(打手掌用)竹板,以助威嚴。禮成,進餐。次日,先生宣布教程,開始上課。

四、私塾常規

蒙童吃罷早飯上學,向孔圣牌位作揖畢再向先生行禮,然后回位自讀。上午、下午不分課時。課間出廁,到先生位上取“恭牌”(小竹簽)作憑證?!肮啤眱H一塊,前者未回,后者不出。除背書、點讀時間外,先生都靠在椅上審視學生坐態。發現不規行為,即動擊木(與驚堂木無異)、戒尺警告。警告不止,乃行體罰,體罰方式有打手板、揪耳朵、打屁股、跪石板、夾眼皮幾種。學生受到重罰,家長不得說閑話。先生短期外出,乃囑“大相公”(年紀大讀書多者)代司其職。

一年三節——端午、半年、中秋,家長備酒食饋送先生。學生家平時有婚喪喜慶事,請先生作應酬文字。大戶人家給“潤筆”費,一般待酒即已。

塾師在受聘期內不得無故“辭館”。受聘期滿,如家長挽留,可通過學東商定。每年正月下旬開館,臘月中旬閉館。閉館日開發“學俸”。

五、教學俗套

點、讀、背、習為私塾常行的教學方式。上午到校,次第捧書到先生位邊,先背誦前日點授之書,再由先生執朱筆逐句點教,至無生字乃止。初教《三字經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集韻增廣賢文》、《幼學故事瓊林》、繼教《四書》、《五經》、《綱鑒》。日授一段,各自回席高聲誦讀。授完新課,轉入習字。下午教讀《千家詩》、《古文觀止》、《四言雜字》。太陽落山前再面壁背書一次后放學。

一本書授完,要全背一次,名曰“徹本”。另外,還在五、八、臘月分三段“溫書”、背書。以背得爛熟為佳,并不要求了解文意。讀到經館,先生才開講,并讓作八股文、寫應用文,兼賦詩、填詞。

上述習俗今早已不存,惟集資辦學、尊師重道未嘗大變。

 

第二節   節會及娛樂

 

  一、廟會文化

廟會名目繁多,曾經流行境內的青苗會、觀音會、佛祖會、大神會、孔圣會、武圣會、五猖會、東岳會、藥王會、娘娘會、楊泗將軍會等,地點于香火旺盛的廟堂和人口集中處。集中一方的文藝精華,常鬧三、五天、上十天。

廟會期間,請出菩薩“看戲”。若離廟遠,則在臺前建“行宮”,供菩薩“下榻”用。許了兒女愿、壽星愿、功名愿、消災愿、太平愿、豐收愿的亦或于其間率領“朝山”隊伍,帶著“百戲”來“還愿”。其間,可謂五光十色,目亂睛迷。鄉民積“百日之勞”,享“一日之樂”,“不趨睹者甚少”。凡于此際,四方商賈群趨,百貨俱集,土貨列萃,香客愿客合一。青年男女相成相悅,顧盼野合,不一而足。附近村民,接待親友,流連宴樂,并不厭煩。

今興健康文明之節會,如東坡赤壁文化旅游節、李時珍醫藥節、大別山農民科技節等,昔時廟會已斂跡。

二、節日文化

節日既是祭奠、慶祝的日子,又富極濃的文化味。

小年  農歷(下同)臘月十三、二十四謂之“小年”。從此日起,開始殺年豬、辦年貨、打豆腐、扯掛面、掃揚塵、洗衣被、操辦年事。是日夜,備酒菜、香燭,“送灶神”、“接祖宗回家過年”。人稱灶神為“司命菩薩”,俗傳它是天宮的使者,對人間體察民情善惡。是夜返回天宮回報,人們設祭送行。祭品中特置糕粑、米糖。用意在以粘灶王爺的嘴和牙,好讓他只講好話不講壞話。祭畢,揭去灶神的舊紙像,換上新像,又擬聯曰: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降吉祥”。從此夜起,灶頭上點盞麻油燈至正月十五。

接祖宗回家過年的方式,置一桌酒菜,擺酒杯十只,筷子十雙,家長斟酒、燃香囑曰:“某祖、某祖回來過年”。

春節  又稱“大年”。過大年尤其隆重。慶賀之度貧富大殊,但年勝年的希望相同。

       吃年飯(也叫“還?!?、“吃團圓飯”)  時間一般在臘月二十八至三十日晚。三十早晨吃年飯的人愛“比早”,許多家吃完時天還未亮。還福時家中菜肴,盡其所有。富家過年大魚大肉,貧家蘿卜、豆腐和幾塊豬肉而已。不管菜肴如何,一家人最好一個不缺。吃前燃放鞭炮、祭供祖人,并關閉大門,吃過再開門。這一天盡說吉利話(如把雞蛋叫“元寶”,不得說“鬼”、“病”、“肉”等)。為避免兒童哭鬧,盡量滿足其要求。且在此之前于門、墻上貼“百無禁忌、萬事如意”、“不忌童言”的紙條,有的甚至用鞋底把孩子的嘴揩一下。做年飯的爐灶柴火任其燒完,不能退出,否則有“退財”之忌。

年飯前后,打掃庭衢,備足食用水,并放鞭封井。此后一兩日不擔水、不掃垃圾、不潑水室外。此習俗今多有改變。

貼春聯 多數地方有貼春聯、門神、年畫的風俗。春聯貼門柱上,門神貼大門板上。門神摹擬秦叔寶、尉遲恭像。黃梅縣至今尤盛行貼春聯,被譽為“楹聯之鄉”。

守歲 是晚,各家燒炭火或樹蔸子火“守歲”。在堂屋里燒旺火、表示生活越來越“紅火”。家長給小伢“壓歲錢”。大人小孩圍在火邊,邊吃瓜子、花生,邊“談年”。年長者起碼要在轉點“接到新年”后才上床“納?!保ㄋX)。轉點時要放鞭炮、喝肉湯。當家人常守歲到天亮,謂之“年待我一年,我守年一夜”,祈盼“年”保佑新年全家平安。今城鎮人看罷“春節大聯歡”電視節目,不約而同地放鞭炮焰火迎年,喧鬧一陣后“封門”(亦曰“封財門”)歇息,至天亮開門時又放鞭“出行”。

拜年 正月初一日一般不拜年,早上只在鄰里鄉親中串門走動;初二后幾天到親戚朋友家拜年,先至親后遠親、朋友。舊時一般提“糖包”,今有送煙、酒、糖、糕點,多為晚輩孝敬長輩之意。

元宵 正月十五元宵節玩花燈、龍燈。民謠曰:“三十火,十五燈,過了十五沒洋經(沒趣味)”。玩燈很有文氣。它從邀燈到扎燈、祭燈、發燈、接燈、窩燈,一一顯示村民的聰明才智。玩燈在十三“試燈”,十五“游燈”,十六“落燈”。所到之處皆擺香案、列果品、陳花樹,放鞭接送。今城鎮舉行燈展、燈會和燈謎游戲。

舊時有“蕩十五”習俗,常與趕燈戲并行。十五清晨,人們吃罷元宵,更換衣裳,扶老攜幼,慢慢“蕩”到戲場??戳T戲再“蕩”回,至晚男人給祖先墳臺插支蠟燭,曰“送亮”。

花朝  二月十五,民間說是“百花生日”。農婦采嫩蒿(俗呼“軟曲”)舂爛和粉做“軟曲粑”,作為節日食品贈送親友。舊時各地都接戲班鬧花朝,有的與二月十九日的“觀音會”結合歡慶數天。

清明  清明是農事節會,又是祭祀上墳節日。清·光緒《黃州府志》載:“清明簪柳、踏青、掃墓。兒童為紙鳶戲(放風箏)……”掃墓之習今仍盛行。人們多在墳上培土,壓紙錢。有的作五色紙花于竹竿、“標墳”。機關、廠礦青年及學校師生則祭掃烈士陵園,向革命烈士獻花圈,寄托哀思。

清明前日為寒食節,境內有禁煙火一日習。

端午節  五月初五俗稱“小端陽”,五月十五日俗稱“大端陽”。境內最重小端陽。是日年輕女婿皆攜禮上岳父母家吃飯,俗稱“送節”。北部家家皆吃油炸粑;南部興包粽子、賽劃龍船。

過端午節的習俗還有以下幾種:一是采艾和昌蒲數枝,扎把掛門上,用以辟瘴氣。一為作“香囊”,即用五彩絲線作袋若貓頭狀,內裝蒲艾等藥物,給小伢佩戴,為驅蛇、蝎、蜂、蚊、蠅瘟疫五毒。一為“送情”。青年男子買蒲扇、布傘給未婚妻;青年女子編制帽絆、褲帶給未婚夫,表示愛情。一為蘸雄黃酒寫“毛娘貼”貼墻上避蟲。

       半年節  半年“吃新”,全境通行。時間不盡同。浠、羅、英定六月六;蘄、黃、武定六月二日;紅、團、麻定六月半或夏至后第三個卯日(六月二十日左右)?!俺孕隆笔且孕旅状讹?,打鮮魚、宰雞鴨為菜,改善生活。同時插幾刁谷穗置土地、社廟前以示對上天的回報。農人烹飪早熟果實“品新”,親人外出趕回“試新”,初嫁女回娘家“分新”,親友鄰里間互相“贈新”,無不鄭重其事。

       乞巧  七月七日夜,民間相傳牛、女二星例會于鵲橋。沿至民國時,境內尚有富家搭彩樓庭院,貧家設茶果案于月下。年輕女子拜祭牛女,乃就月光引線穿針,名曰“乞巧”。若順利通過,便云織女“賜巧”,引以為幸事。爾后,人們對月講牛女故事,剪牛女紙像貼房門。

       中秋  八月十五中秋節,又稱“團圓節”,民間重視程度僅此次于春節。人們把圓月作為美滿生活的象征。是夜陳列圓圓果品、月餅于月下,配以團圓菜、團圓酒、賞月、食果品、飲茶酒、講嫦娥奔月故事,有慶祝豐收、家人團聚之意。其間還以果品饋送親友、師長。送月餅、果品、紅酒之類的習俗,今城鄉仍很盛行。

       重陽  九月九日重陽節,舊行登高、飲菊酒。今為老年人節,常有活動。

       三、戲風戲俗

鄉民喜歡看戲,某些戲風戲俗在鄉間沿襲至今。突出的風習有:

        “寫戲”  鄉民接大小戲班子,俗稱“寫戲”,類似簽訂合同。先由一村或幾村較有名望的熱心人議定戲資來源、演唱時間地點和招待藝人的方案,后推一二人與戲班子洽談。將有關事宜寫在大紅紙上,雙方簽字為約。

        搬“行頭”(戲裝、道具)  開鑼的前一日,主方派人去搬“行頭”。為防有斗氣的大戶搶,所派的搬運工都是健漢,有的還善武功。

       唱“對臺戲”  地方官紳好倚勢逞能,常在同時、同地各接戲班,各搭臺、臺口相對,各唱各的,誰吸引的觀眾多,誰引以為勝。

       “點戲”  “寫戲”約定的主題戲由唱戲的名目而定,演一兩出則已。余則由地方名人及紳士“點戲”。點戲雖有目的又須照顧觀眾情緒。

群眾喜看的小戲有《花亭會》、《站花墻》、《梁山伯訪友、送友》等;喜看的大戲折子有《樊梨花》、《三岔口》、《打漁殺家》等以及連臺戲《包公案》、《薛仁貴征東》……對這些,“點戲”者心中有數,還得考慮鄉情。比如,黃梅於氏忌演《於老四倒瓦》,黃州張氏忌演《蔡鳴鳳辭店》(店老板為張二女),李姓望族忌演《李自成兵敗九宮山》,陳姓大戶忌演《陳世美》,王姓闊佬忌演《王莽》。倘若疏忽,會挑起矛盾,導致“砸臺”。

       唱“應節戲”  在會日、節日期間演戲多與會日吻合,這叫“應節戲”。民國時,“應節戲”頗多。諸如正月初一唱《甘露寺》,正月十五唱《鬧花燈》,三月三唱《活捉三郎》,五月端陽唱《白蛇傳》,七月七唱《牛郎織女》,八月十王唱《嫦娥》等。

       唱會戲  出會必唱戲。唱戲地點一在萬年臺處,一在祠堂、廟宇前。后者以土作墩,邊栽木樁、搭板作臺,不設圍幕、不收票。觀者或坐,或站,引領攢頭,摩肩擦背。小伢騎在大人肩上,扒在樹丫上,竄到臺角上,各擇各的觀劇優勢。場中商品、小吃、糖什、瓜果雜陳、油煙香氣繚繞,叫賣聲、說笑聲、鑼鼓聲相混。其間不時有龍燈、獅舞、雜耍進場,觀眾東跑西趕,宛如蜂蟻受驚。

        四、流行戲曲

清朝中期后,境內地方戲漸興,單臺班各地都有。各地流行的主要戲曲種類有:一是流行黃梅、武穴的采茶戲。從采茶戲山歌和民間小調演變而來。二是流行武穴、黃梅的文曲。由黃梅、武穴民間坐唱的“小曲”演變而來,不置“行頭”,不化妝,伴奏樂器簡單。至民國初搬上舞臺。三是流行羅田、浠水、英山的東腔。俗稱田間教唱的“呵嗬腔”,搬上舞臺,草臺班子演唱鑼鼓伴奏,小鑼聲響尤其出色。麻城流行的東路子花鼓,演唱形式近似東腔。四是流行英山的花鼓。它有南調、北調兩種,均以走唱為主,坐唱為輔。男女二人主演。男握蒲扇,女揮綢巾,鑼鼓配合,多人伴唱。五是流行紅安、黃州、團風的楚劇。民國后期流行到浠水、羅田等地。六是流行黃州、團風、羅田、麻城、浠水、蘄春、黃梅的漢劇。民國中期由武漢大戲班傳至本區。七是六十年代后流行境內的黃梅戲。本為黃梅的坐唱曲,民國初由逃荒的藝人、漁民帶往安徽后,發展成名劇種,今盛行境內。

       五、曲藝說唱

有只說不唱、只唱不說、說說唱唱三類:

       評書  它流行沿江幾縣及紅安、麻城城鎮。表演者手持驚堂木與寬紙扇、穿長袍、立桌后,繪聲繪色地講述傳奇故事。講到絕處,拍拍驚堂木。

       快板 俗稱“打蓮花落”。原為叫花子求施舍時說恭維話的形式。五十年代民間藝人吸取山東快書之長,融合而成一種曲藝形式。

      唱漁鼓  始行民國時期,初為單人唱。五十年代改進道具,常三五人化妝上場。表演者脅挾漁鼓,手執云板,邊敲邊唱,唱腔類似道情。

      坐堂曲子  此為花鼓戲、文曲戲、黃梅戲的前身。坐堂演唱,不化妝,亦不表演。只用鑼鼓伴奏,唱情節簡單的折子和小段子。

      文詞坐唱  此種流行沿江一帶。表演者不化妝,一人坐唱,胡琴伴奏。唱詞原限《孟姜女》之類,今唱新內容。

      唱“唱本”  它類似彈詞。農村識字者在燈下捧著唱本且讀且唱,聽者邊干活邊聽,是乘涼、消夜的娛樂形式。

       說書  舊稱“說善書”(今題材廣泛),為乘涼、消夜、祝壽的娛樂形式。它起源于唐代,至今仍為群眾喜愛。說唱段子有長有短。短者十來分鐘,長者十天半月。原為一藝人一鼓架,今有三五人同時上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六、歌舞雜耍

民間歌舞雜耍形式多樣,有的具有武術、雜技特點。表演者男多女少。

       獅子舞  它起源早、流行廣,表演形象夸張。表演時,兩人馱獅,一人持繡球引導。出場昂首長嘯,精神抖擻,奔馳竄跳。蘄、黃、武表演的“文武獅”(一獅溫順、一獅剛烈),浠、羅、英、麻表演的“小獅問世”別有情趣。村民紛紛甩鞭炮燒獅(俗謂越燒越發),舞獅人以不燒獅身為絕技。

       舞龍燈  龍燈是摹擬想象龍制作的。通常用竹木作筋、布匹為衣,長者上百節,短者三五十節,著青、黃、赤、花、烏數色,按須的顏色定“老少”。老龍白須,與他色龍途中相遇,他色龍須避之,否則導致斗毆。

龍身腔內,節節置燈。每節一個龍把。青壯年握把擎龍,奮力舞動。所玩花樣有“單龍出洞”、“二龍戲珠”、“九龍參鼎”種種。經濟條件好的地方玩龍氣勢亦大。

       花燈  花燈在山區、丘陵及城鎮多見,制作愈來愈精致。燈籠舊用蠟燭,今用干電池。主題原有賀春的“故事燈”,慶豐年的“五谷百果燈”,祝太平的“八仙燈”,祈子的“麒麟燈”,求壽的“壽星燈”,今歌頌改革開放的“百花燈”等。形式或方或圓,或宮燈、或轉燈、虎面、熊獅、鳳凰、白兔等。

      踩高蹺  此技盛行沿江數縣及紅安、麻城,表演者木棒代腳,十數人為一隊,各扮生、旦、凈、丑、黑頭。列隊行游,表演斗四門、下單叉、竄高臺、八仙過海等套數?;蜓葜壹橄喽返墓适?,或演新唱新。

       玩竹馬  此技流行英、羅、麻東、浠北。馬篾骨紙皮、麻鬃麻尾,綁于人胯下,活動自如。群體表演,且舞且歌,跳躍奔馳,形如真馬。

       拋繡球  繡球用紅綢或彩紙扎成。兩男三女主演。一男(丑)蹲地持綴繡球的竹竿。三女(旦)與一男(生),隨著竹竿起落依次托球拋之,舞中帶唱小調,并有伴舞者多人,各拿彩扇、花巾、燈具,表演踢、碰、撫、跳動作。

       趕柳戲  羅、英稱“玩大頭”。表演者三人,一和尚,執云拂;一丑角,拿破蒲扇;一村姑(名柳翠),徒手。丑角穿娃娃服,帶“大頭”,摹擬捉迷藏、撲蝴蝶,相互戲弄,妙趣橫生。

       玩蚌殼  蚌蔑作筋,紙糊面,綢緞為唇。美貌少女坐其中,作開合、進退、淌水、漁人戲蚌、蚌咬漁人之狀,以博取笑聲。

       淌旱船  一稱“采蓮船”。船身竹蔑綁扎,彩紙糊之。小船三人玩,一少女“坐”,一人淌,一人扶。行之岸上,如行水中。鑼鼓伴奏,并唱歌。艄公主唱,隨行人和。每段歌詞四句,隨唱隨編。五十年代多用這種形式向勞模、軍烈屬拜年。

       扇子舞  舞名《扇子花》、《十把扇子》。表現少女游春、喜會情郎的情緒。

       扭秧歌  “土改”時從北方引進。男女合扭,集體群扭。它和打腰鼓一樣風行一時。

       打連廂  連廂用三尺長的笛竹,穿孔若干。各串銅錢數枚。系上紅綠絲絡。由小姑娘或小伙子群體表演,各揮連廂,上下、前后、左右擊之。顯舞蹈身段,使銅錢的撞擊聲與歌聲相應。原來表演者僅一、二人,多唱逃荒調。今唱詞出新,參演人數增多。

       雙推車  它流行蘄春、黃梅、武穴。三人表演,推車、引車、坐車各一。凡推車上坡、過溝、越坎、走獨木橋,動作夸張而不失真。

      花挑  原流行麻城福田河,今至麻城各地。旦、男丑、女丑三角上場。旦挑花籃,系飄帶;男丑反穿棉襖,拿竹板;女丑耳墜紅蘿卜,執破蒲扇。婦丑走秧步。男丑走薅秧步。且走碎步或踏步,一舞一唱。

七、民歌小調

      畈調  農民在田間作業時一人領頭,大家跟唱。聲調婉轉高吭而帶泥土氣味。主要流行羅田東北部的大河岸、白廟河、天堂等地。

      山歌  歌手站在山頭上,其聲連綿婉轉,翻越天坳,回蕩山谷。歌詞或為一問一答的“報花”;或為邊勞動邊唱的“十月采茶”。今歌詞不固定,歌手可即興而出。英山歌手多。

      燈歌  此為玩燈時配唱曲歌,含采蓮船歌、高蹺歌、蓮廂歌、柳戲歌、竹馬歌等。唱做合一,鑼鼓伴奏。

      情歌  情歌流行最廣。曲調纏綿悱惻,抒情味濃。其詞較艷俗。

      風俗歌  它含撒帳詞、鋪床歌、賀喜賀壽詞等。詞為順口溜,較粗俗。

      道士歌  此為哀嘆死人的歌曲。常唱的如“散花詞”、“唱八仙”、“白鶴詞”、“一枕夢黃梁”之類。唱腔凄愴悠揚,情調傷感。

      勞動號子  此含“硪歌”、“榨歌”兩種?!绊腋琛币姷绞裁闯裁?,一人唱,大家和?!罢ジ琛睙o詞,只出“哎嘿喲”之聲。

      新民歌  本世紀二十年代后發展起來的歌曲,內容多為“戰歌”、“頌歌”。紅安、麻城、英山、黃梅、團風成形的歌曲較多,如《八月桂花遍地開》等。

 

第三節      

 

  一、偶像崇拜

民間偶像崇拜舊時尤盛,主要偶像有:玉皇大帝、王母娘娘、太白金星、元始天尊、靈寶道君、太上老君、伏羲、神農、軒轅、祝融、觀音、持國天王、廣目天王、多聞天王、增廣天王、雷公、電母、二郎神、真武大帝、玄武娘娘、龍王、禹王、藥王、地藏王、關帝、山神、河神、火神、財神、瘟神、閻羅、判官、三官、呂祖、令公、孫大圣、孔圣、楊泗將軍。還有十八羅漢、二十四彌勒、龍王、鳳仙等等。這些偶像的居處、形態與其所謂的神法相對應。人間的典型形象、典型性格多從偶像中顯示出來。富貴榮華,福祿壽喜,屈辱苦痛,喪亂離合常常祈求偶像,拜祭神靈。善男信女為之捐資、捐物、捐田地山場,修廟宇,塑神像,四時朝拜。

二、求神信鬼

民間信奉的神各有各的誕辰日、歸天日、得道日、敕封日。舊時每逢此日,各地許了愿的人家承頭組織活動,敬香朝拜,向神獻酬。日常生活中不能仰仗法律、行政、宗法和自力解決的矛盾常乞求于神鬼。

求雨  求雨方式或文或武?!拔那蟆背鰟訙睾偷钠兴_(觀音、佛祖、娘娘),“坐”上大轎,擁以儀仗,鼓樂、“行游”旱區。主求人(地方官吏)領僧道、信士執香條、捧香爐跟著沿途喊佛號,放鞭炮,跪跪走走。見到云團即停轎、燒紙錢、望天而拜;若遇陣雨,人皆禿首而立。俗謂禿首淋雨曰“求雨”。

“武求”出動剛烈的菩薩(如馬王爺、龍王爺、孫大圣),將它綁在“馬轎”上,由兩至八個健漢(稱“馬腳”)輪番抬著游山,邊走邊兜圈子,名曰“練馬”。在山頂設香案、列供品,置“神臺”,請神判(正筆、副筆2人)代菩薩在此“批字”。馬轎至神臺后,正筆從轎后操縱固定的木棒在桌面上畫幾下,假托菩薩批示“準求”由副筆“宣讀”后,抬菩薩到附近的泉眼處“請水”,按批示指定的方位釘個桃樹樁,名曰“催龍”。催龍畢,抬菩薩回廟。若碰巧下雨,解救旱危,鄉民于秋季再集資辦酬神會。

朝山  本區廟宇建在山頭上,定時集眾酬神,謂之“朝山”。舊時民間盛行,時間主要在秋季,有時結合廟會進行。朝山的發起和組織者為地方紳士及許了愿的人家,常數百以至上千人一群。每群皆配儀仗隊、鼓樂隊、龍燈隊、香火隊,前面用藥銃開通,行程遠者百十里。沿途火爆噼啪,鼓樂喧天,香煙裊裊。香客或捧香盤,或頂香爐,或作苦行之狀,不言不笑,低首而行。及近朝拜地,三步一跪,五步一叩。至廟前,上香,燒紙、放爆竹、耗資無數。

過鬼節  三月三,俗云為孤魂野鬼的假日,人稱“鬼節”。人備飯饈、酒肴到村處舉祭。至晚出室看“鬼火”(即磷火),視火苗移動情況,占卜人事吉兇。是日,有請采茶班演《活捉三郎》之類的鬼戲。山區老人制止年輕人走夜路,“怕撞著了鬼”。

信巫  邊遠山區人信巫醫,人遇突發性疾病,以為“動了土”、“犯了煞”、“中了邪”、“失了魂”。不是請道士“收魂”、“安煞”,便請“仙姑”“過陰”問咎。

信兆  舊時,以為自然物象是某種結果的兆示。如說喜鵲報喜、烏鴉報憂,燈花炸要來客,鳥鵲屙屎人頭上要倒霉,打噴嚏是有人念,左眼皮跳有財喜,右眼皮跳有兇災,“牦雞司晨,家中不寧”、“雞上屋頂,火漫房頂”,“狗向人作揖,預兆淚水滴?!?、“若要發,不離八”、“四月閏荒,七月閏露,八月閏殺”等等。民間相信夢也預示著吉兇禍福。俗傳夢見拾柴禾主進財,夢遇抬棺主大吉,夢中落水主兇事,夢見下雪掉牙主見孝,夢見兄弟分家主口舌云云。部分人認為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”,并不信它。

三、卜問吉兇

卜卦  卜卦形式有二。一種坐卜,由通文墨的人專之。卦由卦畫、卦名、卦辭、爻辭四部分組成。卜問吉兇處咎是看卜的什么卦,系什么辭。主卜者參看“要訣”現場發揮,取得報酬。

另一種立卜。卜卦工具用竹蔸削成。一鋸兩半,一套六只,兩大兩小。叫花子每到一家,先作揖請神,步罡踩斗,后摔卦于地上,視其仰震、朝向以推斷吉兇休咎。春節時,卜一次,主家給米半升,糍粑兩塊。

算命  一種筆算。算命人粗通文墨,擺案于市鎮。求算者報上年庚八字,他把推算結果寫在紙上。另一種口算,主算者為盲人,拉著胡琴游鄉串戶。將人的年庚八字配合十二生肖及天干地支湊成算命的專用語,說人脫什么運、交什么運。

求簽  向菩薩問吉兇的形式。簽由簽片、簽簿兩部分組成。簽簿上記載判詞。求者燒香三柱,跪于案下,搖動簽筒,先跳出的是所求之簽。司簽人察言觀色,隨機應變。

測字  測字人在市鎮上擺攤,攤案上放些紙卷,每卷附一字。求測者任挑一卷。測字人察言觀色、揣摩求測者身份、目的、心理狀態,依據字形、筆劃任意解釋,給人似是而非的印象。

看相  看相人根據人的顏面、氣色、五官、身材、手紋推斷人的命運、壽數、前程。亦參照“相書”,臨場發揮,說些模棱兩可、順水推舟的話。

過陰  女巫“神仙姑”在家設壇,求者燒香請其壇后正襟危坐,雙目微閉,念念有詞,顯出精神恍惚的樣子,詭稱鬼神附體,到得陰間以含糊不清的言語,言其如何如何。

扶乩  將一木架置沙盤或簸箕上,架上插根筷子,扶乩人扶其兩端,轉動乩架,停止時視筷子指定的方向和所畫的“字”來推斷吉兇禍福。扶乩人把所畫的字連成四言八句,類似啞謎,詭稱那是神仙的“訓示”。

看日子  人們辦喜事、安葬死者、出行、開業要請人看日子選“黃道吉日”。農人、漁戶平時栽種、收割、捕撈常查看“皇歷”,選個“大吉”日子。

看風水  俗稱“趕地”。民間做屋、安葬先要請風水先生看看地脈、地氣、風水狀況。山區、丘陵尤盛。

 


責任編輯:高晶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