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產習俗

信息來源:黃岡方志辦 時間:2019-03-15 16:07

第一節  耕種

 

一、租佃習俗

土地面積單位稱斗、石、升、合。斗與石的大小各地不一。有從收—挑稻谷(兩籮筐,約150市斤)為一石;也有以栽一斗谷種的秧稱一斗田的。前者四石合一斗,后者或十斗(一斗相當于一畝)合一石。今統為60平方丈為一標準畝。

土地改革前,農民種田或自耕,或租佃。租佃又有“黑莊”、“紅莊”、“典當”之別。

黑莊主為中等以上富戶。將成片莊田、山場、園地、塘堰、房屋租給親友,取一定押金,租期頗長。租谷或二八、或三七分成,附豬、羊、雞、鴨、鮮魚、雜什若干。田糧由租戶交納。逢年過節及主家婚喪喜慶事,佃戶須送錢物,并行幫工。值秋熟,佃戶請主家“視田看課”,亦須設宴招待。如退佃,得退押金。這些都在契約上寫明。

紅莊田,田不一定成片,租期短。期滿押金不退。租課或三七,或四六,雜課免交,田糧由業主承擔。這亦以契約為證。

份田常為小業主。業主分田一份給客戶耕種,不取押金,亦不書契約,或由中人說合,或雙方面議。收獲分配“田四”、“佃六”,主家只收稻谷,不收雜糧。也有“倒四六”(田六佃四)的。此種須由業主出耕牛、種子。新谷登場,業主親臨驗收。

某些破落地主,將田暫時典當給人家,估價低于賣價的20~30%,俗謂“賣活契”。如逾規定期限不能贖取,可以加價“斷續”,俗謂“立死契”。典當期內客方不交租課,但納田糧。

以上在立約時,均由客方辦酒,主、客、中三方及有關親友到場商談、議定。契約寫成,主、客、中要簽名畫押。

二、農事習慣

每年春節前,家家戶戶買本農歷(俗稱“皇歷”)掛在堂屋神龕下,不時翻閱,查看節令。人們把節令與農事聯系起來,編出諺語,指導耕種,例如:“二月半,葫蘆南瓜都下畈”;“清明浸谷種,谷雨下齊秧”;“谷雨前,好種棉;谷雨后,好種豆”;“頭伏芝麻二伏豆”(綠豆、泥豆);“處暑蕎麥白露菜”(白菜、蘿卜);“寒露豌豆霜降麥,立冬牛歇人不歇,積肥修塘帶補缺(指田埂被水沖垮處)”,等等。今行科學種田,種“雙季稻”,頭季不插“五·一秧”,二季不插“八·一秧”,各個農事環節套得更緊。

各地常于一二月備耕,清明前“起板”(犁冬季空田),清明后盤秧田。秧田盤平、土盤活,同時浸谷種。浸種之時,農人抓谷一把置于盤中,放在神龕前或灶頭上,祈神保佑苗壯谷豐。谷種撒到秧田里,以淺水淹之,并扎草人嚇麻雀。今行溫湯種、溫室育秧、尼龍薄膜育秧,所用功夫更細。下了秧,隨之造營業缽育棉苗,辟花生、芝麻地,養蠶興菜,割草壓田。收割豌豆、油菜、麥子,即灌水盤田插秧,山區、丘陵人一邊搭田埂,一邊在埂邊點播黃豆。接著曬場打麥、鋤地,雨天插紅苕、編織草鞋、畚箕。蠶鄉無分晴雨,不舍晝夜。值稻秧返青,馬上薅草、施肥,防蟲除害;稻分蘗、定形后又搭溝、曬田、割塹。爾后,秋收、秋播,辦秋肥。本區不僅使用工業化肥(氮肥、磷肥等),還喜歡使用保持地力的農家肥,主要有:家院肥、土糞肥、綠肥、餅肥等等。

三、耕種俗語

“芋頭上腳要壅深,白菜移栽密打溝”;“芝麻不要糞,對著太陽釘”;“寧栽隔夜苗,不栽露水苗”;“油菜栽心,白菜栽根”;“豌豆能肥田,只能種一年”;“若要玉米大,不要葉打架”;“黃土耕三寸,等于上遍糞”;“莊稼要好,犁深肥飽”、“冬耕深,出黃金”;“秋耕深,冬耕淺”;“深耕細耙,雜草不發”;“田地成年摸,不愁沒吃喝”……

四、氣候農諺

域內流傳的氣候農諺甚多。如“太陽當頂現,還有三天變”;“月亮長毛,大水淹橋”;“三日星星閃,三日天要變”;“星星眨眼,大雨不遠”;“朝霞不出門,晚霞行千里”;“東虹日頭西虹雨”;“有雨天邊亮,無雨頂上光”;“雷打頭頂,有雨不狠;雷打天邊,大雨連天”;“雪關門(指黃昏時下雪),三尺深”;“雨夾雪,半個月”……

從動物、植物變異及其他生態、物態變異反映方面取兆,也有一些諺語。如:“瘡皰癢,腰背酸,三天之內雨連天”;“痱子癢,大雨響”;“老人腰痛腿酸,有雨不過三天”;“雞進塒早,明天天氣好”;“群雞上樹主地震”;“雁過天晴,鴉叫雨淋”;“豬銜草,風雪到”;“狗打噴嚏要下雨”;“蜻蜓飛屋檐,有雨在眼前”;“蜘蛛張網晴,蜘蛛收網雨”;“蚊子叮人緊,有雨不用問”;“螞蟻搬家,大雨必下”;“蜈蚣出巡,大雨傾盆”;“蚓蛇出洞,有雨有風”;“魚浮頭,鰍翻肚,人窒息,雨聲吼”;“烏龜曬殼,大雨淹人腳”;“大水蛤蟆叫,來日晴天兆”;“墻根冒汗,雷雨閃電”;“菜罐起水泡,馬上風雨到”;“水缸潮,大雨嚎”;“鹽罐水汪汪,屋上水淌淌”;“火笑天晴”;“炊煙往下埋,不久即雨來”;“煙不出屋,必有大雨”;“灶灰成塊,大雨來得快”。

從節令方面取兆氣候,也形成許多農諺。一年二十四節,節節都有征候,即如:“立春天氣晴,當年好收成”;“雨水不雨,夏季干苦”;“雷打驚蜇前,高山好種田(兆雨水充足);雷打驚蜇后,湖田成大路(兆旱)”;“春分有雨病人稀,處處棉花豆麥宜”;“清明斷雪,谷雨斷霜”;“立夏要下(下雨),小滿要滿(下大雨),小滿不滿,無雨洗碗”;“芒種現青天,夏至雨綿綿”;“夏至滿塘谷滿倉”;“小暑有雨十八場雨”;“大暑無雨一年空(指旱災)”;“立秋有雨樣樣收,立秋無雨一半丟(指秋旱)”;“白露天晴,稻米白如銀”;“寒露有霜,明年谷遭殃”;“霜降不降,無霜可降”;“霜降雨,雨綿綿”;“立冬晴,一冬晴。立冬雨,一冬雨”;“小雪見青天,有雨在年邊”;“小雪不見雪,大雪雪滿天”;“冬至一日晴,來年兩均勻(豐年)”;“小寒、大寒、滴水成團”;“大寒不寒,沒有豐年”等等。

五、俗規俗套

農家俗規俗套頗多。主要有以下幾種。

春祈冬報   農業合作化前,風行大的農事活動,農家當家人要到土地廟、社廟前禱告一番。春天祈禱,冬天報告,已成農夫之常規。土地廟內供土地公、土地母;社廟內供社公、社母、判官、小鬼。人為分工:土地公管村政、農田;土地母管生育;社公管五谷、水利;社母管牲畜。判官、小鬼一為“傳票”,一為聽差。

土地廟、社廟多于1958年拆毀,近些年有重修現象。

“接天方”和“糊天埂”  除夕夜,紅安、麻城一帶農家男子以飯托托出祭品,出大門,面向東方跪告,表示迎接神農、伏羲。次日早,家家煮糍粑吃,借糍粑的粘性,寓意田埂牢固,名曰“糊田埂”。

鞭“春?!?/strong>   立春日清晨,英山、浠水、蘄春興“鞭牛打春”?!按号!敝裨埡?,人抬著行游田間?!按汗佟贝鞑菝?,執鞭子,作鞭“?!敝疇?,口念:“一打春牛好,風順雨水足;二打春牛好,禾壯綠油油;三打春牛好,吃穿定不愁……”事畢,將其燒化,表示春天已到,農耕在即。

扮“春官”    立春日或春節時,紅安、麻城一些地方興扮春官,挨門“說春”。扮春官的為叫花頭兒。他著紅袍,戴高冠,到各家各戶“說春”勸耕。各家略備香案果饌“接春”,給“送春”人回報大米一升。

趕“毛狗”與“趕菜蟲”    此俗行于羅田、英山、團風、浠水等地。春分節上午,灣里的細伢三五成群,敲鑼打鼓,行于田地間,作驅趕之勢,不斷呼吼,表示將毛狗(即狐貍)、野獸逐出境外,家禽和莊稼免受其害。山區于元宵早上在菜園里燒一堆火,放一串鞭炮,名曰“驅晦氣”、“趕菜蟲”。蘄、黃、武于此日夜晚在菜園和油菜田地里送煙把,放鞭炮,用意同前。

祭“蠶姑”   清明節,蠶鄉婦女以香紙、供品拜祭“蠶姑”,祈求免疫消災,保佑蠶旺繭豐。

搶頭茶   茶鄉婦女谷雨節清晨采取帶露的茶尖,名曰“谷雨茶”。用以待客、饋送,是為上敬。

浸谷種   各家抓把種谷浸于碟內,放在神龕上,一求神管好種子,二看出苗情況。

“開秧門”  扯秧時,主人先下田扯個缺口,名曰“開秧門”。開秧門是農事之盛日。是日五更用餐,天亮下田。因要求一天插完,故須“叫工”(請幫工)。叫工以工換工,不給報酬。主家招待較好的飯菜,另備發粑、油餅、綠豆糯米稀飯,送到田間“過晏”、“過下”。插完喝酒,名曰“插秧酒”。

生產禁忌。主要是兩個方面:一是忌說:清晨出工忌說“蛇”、“虎”(改稱“長蟲”、“爬山子”)、“刀殺”、“鬼打”。種麻、種豆忌說“雀啄”、“不生”;插秧忌說“干、淹”、“不發”;打谷揚場忌說“冇風”、“冇打頭”;盤塘剅、圍堰忌說“穿”、“漏”;砌塘岸、田岸忌說“崩”、“垮”。二是忌做:斗笠、帽子、沖擔、扁擔忌人橫跨;犁、耙、耖、石滾、風篩忌人晾曬下身衣服。忌往田里、塘里丟石頭;忌在田塹、塘塹上挖樹兜。扯稗花不能往周圍田里扔;塘剅樁不能搖;山區田埂不能讓牛走,田缺不能讓人踏。

 

第二節  飼養

 

  一、飼養習慣

養豬   豬一日喂三餐。食物以糠麩、溲水、野菜拌之。多散放,很少圈養。肉豬多在春節前屠宰,宰時套豬的繩子拿回,在灶門口絆一絆,喚幾聲,意為不空槽。

養牛   牛自暮春到初冬都在野外散放,農忙季節割草少補。冬季過后,除飲水、曬太陽外,不出欄。長日喂稻草、豆衣、干苕藤,間或調配大麥、黃豆和棉、麻餅末,用以保膘、追膘。還灌菜油、麻油,清火解毒。

母牛自行配種。小牛養至一歲半穿鼻栓。兩歲半教犁。教犁用黑布蒙住牛眼,始由人牽著走,后漸脫手,去蒙布。公牛至三歲,請獸醫去“勢”,俗稱“閹?!保~牛)。爾后或老或不中意則與人調換。掉牛于秋季在集鎮或大垸子邊進行,由“打牛鞭”的人從中說合。

養雞鴨  子雞用母雞(俗稱“抱雞婆”)孵化。孵種蛋或自選,或與人換。換種蛋不過河,俗謂過河會成“寡雞蛋”。雞塒置門角落處,白天將雞逐出室外覓食,天晚自回。養鴨見于水鄉、平原。為專戶群養,家庭兼養的少。

養蜂  養者置蜂籠于房檐下,任其采花、釀蜜,并不常管。分籠時有自行離去的,原主不予理睬。流動采花蜜的養蜂專業戶見于近二十年。

養蠶  此業羅、英、麻盛行。羅田有“蠶鄉”之譽。婦女主養,男子輔之,原養一季夏蠶,暮春孵化,喂養一日,經過“三眠”,至落大“眠”時,用燈“照蠶”(看成絲情況)。將成熟的(老蠶)送上蠶箔。蠶箔以齊稻草、麥草把、油菜熟秸、松樹枝等為之。原無繅絲廠,自繭、自繅、自織、自賣。今一年養兩三度。培桑、喂養、繅絲方式更為科學。

養魚   養魚遍及各地,公塘放養者多。魚種以鰱、鳙、鯖、鳊為家魚,白、鱖、鯰、魚敢為野魚,野魚任人釣取。魚塘中置樹杈,防人偷竊。魚苗原以陽邏,下巴河、蘭溪、茅山、蘄州、武穴江邊撈取,販苗人用油紙桶挑往各地市賣。近些年多為人工育苗,車運出售。

二、飼養俗語

舊俗,人視“兒孫滿堂、六畜興旺”為美滿家庭。豬、牛、雞家家必養;羊、鴨、魚、蠶、蜂、貓、狗的飼養因地制宜。改革開放前的經濟拮據時期,雞被譽為“雞屁股銀行”。有關諺語不少:“喂豬能賺錢,外肥幾畝田”;“魚長三伏豬長秋”;“朝中無人莫做官,家中無牛莫種田”;“黃牛怕進九,水牛怕出九”;“牛欄通風,干活能沖”;“牛要喂得好,圈干飽食露水草”;“春牛要冷,冬牛要暖”;“渴不急飲,餓不急喂”。

三、飼養禁忌

殺雞多在早晨,忌在黃昏前殺雞,動刀前先念幾句:“雞呀雞呀你莫怪,你本陽家一刀菜。今年送你去,明年接你來”。家養的牛都不宰殺,到沒用前去調換或賣掉。農家忌養“五爪豬”(5個腳趾)、“八卦腦”(腦生八卦斑)、“白花豬”、“自來豬”(人說豬來窮,狗來富)。亦忌母雞夜啼、牝雞司晨。有則放生,或宰后埋掉。民間多不養種豬,認為“傷俗”。養蠶的蠶室不放牲畜,不置便桶,不讓產婦及生瘡的人擅入。以防“瘟蠶”、“倒筐”、“倒箔”(染上病毒者)。

 

第三節   

 

  一、農產品加工

糧食加工   通常獨作,所用工(器)具有礱、碓、碾、磨、篩、簸、甑、錫鍋之類,工序繁簡不一。把稻谷加工成米,須經曬谷、礱谷、簸殼、脫內皮、篩稃去雜幾道工序。去殼用礱,脫皮或碓或碾。今用機械加工米、面,礱、碓、碾幾近絕跡。

礱,用黃泥、木齒做成,篾作外套。兩層,下層固定,上層活動,似磨而大。碓,由石臼、碓嘴、碓身、木架、扶手組成,形似蚱蜢。舂者踏擊碓尾,脫去臼內谷物內皮或舂成米粉。碾有兩種,均作碾米用,一種由環形石槽、鐵餅形碾滾和丁字形木架組成。另一種碾盤為整體,石工鑿成,狀若茶盤,直徑約2米,厚0.6米。中鑿孔的裝木樁或鐵作碾心。磨有腰磨、手磨兩種。其主件是磨盤,附件是磨架或磨手。甑與錫鍋是起酒的工具,民間有用此釀造土酒的習慣。

油料加工   原無榨油機,農家榨菜油、麻油、棉油、桐油、茶油、花生油一律用木榨。木榨坊有榨身、撞杠、碓、碾、磨、炒灶、蒸灶、風簸、吊篩、大小油桶等。生產近似流水線,分工合作,前呼后應。進行步驟因原料不同而有別,篩、舂、碾、炒、蒸、風簸次序不一。榨麻油、菜油先篩后炒;榨桐油、梓油先碾、舂,后蒸、炒。榨梓油第一步風篩去雜,上灶蒸軟,入碓脫白,過篩分離,取白蒸熟,套模踩餅,裝榨加楔,推撞猛擊。油進木桶,冷卻凝固,出為“皮油”;第二步將子實炒爆,進磨破殼,風篩分離,碾碎內仁,入鍋蒸熟,套模踩餅,裝榨撞擊。油出入桶,是為“梓油”。

榨為兩人合圍大楓樹鑿成,榨膛形如木魚口,長兩米許。撞杠用檀木為之,長三米左右,粗若品碗,其中上方鑿孔并系鐵索于梁上。擊撞者2~3人,且擊且哼唱。按俗規,餅干油凈停撞后,即撤油桶,換小缽,余滴歸榨主。

人視榨為“禿尾龍”。年初開榨,燒化紙祭之;夜間歇工,松開榨楔;恐其太“飽”,會乘水“離去”。

七十年代后,老榨被榨油機代替。

二、編織印染

五十年代前,繅絲織絹,軋花紡紗,績麻織布(土布),印花染色,農戶自理。蠶鄉繅絲,各自在家設灶煮繭,獨架繅車。得絲后又是自織綢織絹??椌c、絹用交花足踏法,依節拍且織且歌。境內所織的縐紗、土綢、燈籠紗、籮籮紗在宋代就有名氣。

棉鄉紡織比較普遍。小紡線車家家都有,婆婆日間移車堂前,邊帶孫兒邊紡線;夜里移車油燈下,邊轉車把邊與人拉家常。團風縣的婦女善織?!熬扒f”織品聞名遐邇??棽记樾我嘤兄i歌曰:“天上有鵝飛,地下有鵝叫,兩邊攔絲草,中間鯉魚跳?!?/p>

絲棉織品染色印花原用土法。綢絹以稻草灰浸水漂白。取蕎麥花漚綠布,烏桕葉漚青布,梔子果汁漚黃布,橡碗、楓球搗汁漚楮、灰、皂布。這些到50年代初消失。團風、紅安、麻城、黃梅、武穴等縣市的“柳條花”、“格子花”、“米篩花”布行銷各地。

線、索、篾、藤、葦、麻、棕、柳編就地取材,時有新品,至今不衰。草鞋、草扇、蓑衣、斗笠、畚箕、席簟、掃帚、拾筐、囤條、撈網等生產、生活用具農家自制。其中尤以打草鞋最為普遍。在塑料泡沫涼鞋未興之前,農人多穿自編的草鞋上工、旅行,草編、藤編、麻編、布編草鞋隨處可見。英山張家嘴是最負盛名的“草鞋鄉”,因此有“草鞋出在張家嘴”之說。

三、女紅刺繡   

長于編織剪裁、挑花繡朵、飛針走線的婦女人皆稱贊。農家女兒入學讀書的少,十三歲即跟母親或嫂嫂習針線活。至十七八歲女紅嫻熟。臨嫁前做嫁鞋少則十多雙,多則數十雙。及至婆家,嘗以精細的針線活顯耀于鄰人妯娌間,取信于夫婿翁姑。做了主婦不時飛針走線。納的鞋底、襪底;編的帽絆、腰帶;繡的襪底、帽花、枕花、鞋花可謂“跳出金雞、飛出金鳳凰”。

黃梅挑花工藝最精。棉區姑娘皆會。新挑的枕套、帳檐、被面、鞋墊是訂親的信物。婦女挑的錢袋、褡褳、肚兜、圍裙是美化生活的常用品。

做鞋功夫深,保留傳統工藝亦最多。鞋底針腳有“破五針”、“梅花點”、“疙瘩點”、“荷包格”、“核桃花”、“人字路”諸式。一一橫豎交針,左右成行,美觀結實。鞋幫中間是舊碎布“備的殼”,里外置新布。男鞋面或青或藍。女孩鞋面多繡花?;ㄉ暷挲g而定。中青年多繡荷花、牡丹,老年或梅花、或蘭花。新婚女著軟底紅緞繡鞋,上繡“鳳戲牡丹”、“喜鵲啄梅”花式,寓意喜悅美麗。兒童流行“虎頭鞋”、“貓頭鞋”,并在虎頭上繡一“王”字,寓意雄猛矯健,聰敏活潑。

今商品鞋普及,送鞋之俗淡然,鞋面繡花少見。

 

第四節   

 

  一、拜師與收徒

百工七十二行,行行都有譽祖的習慣。一入師門,恪守師承,聽從師訓,遵守行規,維護本行榮譽,夸耀祖師技藝。木、石、砌匠皆言其祖師為魯班;金、銀、銅、鐵、錫、窯、補匠言其祖師為李老君;裁縫說他的祖師是始制衣的軒轅氏;打鼓說書者昭耀藍彩和……。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行規、行語、禁忌及拜師儀式、傳授技藝方法。雙方關系一經確定,就得恪守“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”之約。收徒方式:先由人介紹,如師傅同意,再回復家長。家長沽酒割肉,攜帶子弟登門拜師,或在家中設宴待師。學木匠的先拜魯班,再拜師傅,后訂師約,宣布師規。學徒期間師傅只供伙食,不開工錢。外出做工,徒干粗活,打下手,挑工具箱,侍奉師傅起居。學藝,多看少問,與雇主謀事,由師作主。討取工錢,徒弟勞步。徒往師家,干農活,充腳力,做家務,帶小伢,什么都做。若犯師規,任師打罵。師傅的高著、絕招一般不輕傳、要留一手,以防徒超過自己,“搶了飯碗”。有的保守終身,直到病老咽氣前才傳給親人或得意門生。通常傳子不傳女。學徒期滿,徒家辦過“出師酒”,師傅贈工具一套,以示“衣缽相傳”,并且讓出一塊立足之地,讓徒獨立尋主。爾后,徒弟如對師不敬,必遭同行譴責。

二、行規俗禁

手藝人講求手腳穩當(指無偷撈爬拿惡行),言語誠實,態度良好,品行端正,不挑嘴弄舌,不惹是生非,能尊重主家,取信于人。年初做“開張活”,主匠一道“開張大發”,一道“恭喜發財”。主家“把湯”,匠人推謝而后食之。年終做“辭歲活”,要求干凈利落。臨行,主家送紅紙包(內包工錢)以示謝意。

匠人規矩各異,也有小同。相同的是,一般離家十數里的不在主家留宿,需要留宿的自帶行李。木工早去晚歸,斧頭不離身,行走夾肋下,晚間用以防身或曰避“邪”。石匠晚歸只帶“五尺”,用意同前。木匠干完活將斧頭放工作凳腳邊,口朝凳里。挑工具用矮身籃子或以繩子串之,不用箱,不上鎖。理發匠或挑擔,或提籃。吃飯派零餐,只用中餐,無須特別招待。惟年初剃“開張頭”和為嬰兒剃毛頭才“把湯”,并封“利市”。剃頭規矩:下刀處男左女右;光頭,上午從左,下午從右;和尚下刀于前,道士下刀于后。給新郎剃頭要講恭維話,給老人剃開張頭亦取兆頭,對生意人亦然。木匠打嫁奩、裁縫做嫁衣要討“喜頭”。

工匠各有各的禁忌。裁縫做壽衣用絲、棉、麻布,不用皮毛料;衣扣不打連環扣,亦不用硬質扣。木匠的工作凳自己不坐更不讓他人坐。做屋,桁條、桷子只準單、不準雙。木匠做梯子“踏七不踏八,踏九不踏十”。

 

第五節  商肆

 

  一、交易方式

“七十二行,各走各的路”。方式多種多樣。

擺攤設棚  此類在市鎮街道的空隙處,早設晚收。買賣雙方討價還價。原都雜亂無章,今見條理化,縣以上市鎮有貨攤專賣“一條街”(如成衣街、小百貨街之類)。

集市交易  此類交易多見于鄉級以上市鎮。沿江幾縣及人煙稠密的地方集點最多,清末、民國期間黃岡縣就有五十多個集點。交易之物主要是魚、肉、禽蛋、蔬菜、水果、雜糧、柴炭、雞、鴨、豆制品、土特產品等。市民提籃小賣往來于此。集時大多在早晨。農民踏露趕集,稱“露水集”。

集會交易   此類包括民國以前的廟會、以后的物資交流會、產品展銷會、看樣訂貨會幾種。廟會興起甚早。宋代前的史籍就有記載,民國盛行,后不復見。作會主的地方紳士,會期在寺觀主神生日間,三至十數天不等。交易的有土特產品、日用雜貨、布匹藥材,趕會人攜老扶幼,絡繹不絕。物資交流、產品展銷、看樣訂貨會見于當代,交易地點在城鎮。

挑擔游鄉  貨郎布販肩挑“柜臺”走四方,不用算盤不計帳。主賣婦女兒童用品。凡針、線、手帕、剪刀、面鏡、胭脂、水粉、花線、染料、糖什、玩具應有盡有,面向姑娘、婆婆,生意靈活??墒宅F錢可賒帳,賒欠雙方縱無表記亦結算清清楚楚。他們搖著鈴鐺鼓兒來來去去,與村民關系融洽。布販也挑擔,也推車,也背包,絲綢面料捆在一起。雇主買多買少,挑挑揀揀,討價還價,不厭其煩。

二、鋪面門牌

老式店鋪均為上棟下宇的木架屋、木板樓,活動式門板門窗。鋪面或四開八扇,或六開十二扇。門檐較寬,下裝半截“鼓皮”??戳荷系窭L“二龍戲珠”、“雙鳳朝陽”、“獅子滾球”諸式圖案,以示興旺吉祥。鋪面小,進身窄,呈現古樸之狀。樓房、寬門、闊堂及玻璃門、合金門興于改革開放后。

老式門牌通常不制,少數石刻,或用琉璃瓦為之,皆由當地名人書寫,黑底紅字或金字。人從字面可知其規模和特點。聯營商號稱標“同仁”、“同德”、“恒利”、“齊昌”;中等商號常標“復興”、“益泰”、“永昌”;較小商號常標“某記”(某代姓氏)、“某家”、“某鋪”或“某名”;一家幾房經營的則標“大記”、“二記”、“三記”(如民國時黃州“陶生茂大記”、“陶生茂二記”即是)。若某家某行業出了名,則以某家某行業稱(如清末黃安“董家醬園”即是)。如為雜貨鋪就冠以“京廣”、“萬寶”;如為藥店就冠以“康復”、“春生”、“永寧”等。

三、度量標價

舊時商店商品不標價,價在店員心中。店員看貨源走俏情況隨行就市,自行標價。某些資金雄厚的大商號雖也標“一言堂”(即不討價還價),但那并非真實的。另外,還標暗價。暗價數目用謎語式字樣代之。如民國時,團風“福生昌雜貨店”的暗碼是“由中人工大,王主并羊非”。以上兩組漢字各分別代表“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”。若顧客問一只瓷碗的價格,二掌柜答“五角六分”,客還價“四角五分”。二掌柜倘不能作主,便暗視大掌柜,大掌柜即用暗碼指示:“順(或大)賣?!蹦敲催@只碗乃用五角成交。

四、店員風紀

老板、店員大都講究行業道德,坐店掌柜須經歷三年學徒階段,學習行規店紀、經營本領和接待顧客、網羅“鄉腳”(主顧)的能耐以及商品知識,即通常所說的“生意經”。坐在店堂內眼觀六路、耳聽八方,舉止規規矩矩,穿著整整齊齊,絕無箕踞、孟浪之態。顧客進門,或欠身、點頭,笑臉相迎;或奉茶、裝煙(水煙袋)、拂凳看坐。交談和顏悅色,輕言細語,有問必答,絕無厭煩情緒。

店中分工明確,概分兩類:一類管事、管帳、經手、水客(采購聯絡);一類主師(大掌柜)、客師(二掌柜)、跑堂、打雜。他們各司其職,互不越位。薪水按職分等,老板決定大政,不管具體事務。老板娘(或某親信)專管錢柜。錢柜上有一魚口,店員收取的現鈔隨手丟進魚口。

店中地位最低的是小伙計。干粗活,做雜事,侍奉老板,且休班出店需有“凈身”表示?;蛱统龊砂兑欢?,或脫下外衣在柜臺上撻一撻,作個未帶走錢物的“亮相”。犯了這些規矩,輕則扣發薪水,重則開除店籍。開除方式是于年終,老板置酒一桌,讓犯規人坐上席。食畢包個紅包附上當年的薪水,老板一言不發,即避席而去。

店中還有以下規矩:柜臺不能坐;門坎不能蹲;挑擔不能橫門前;條凳不能騎在門檻上。包裹忌壓桌上的筷子筒;度量衡器忌人絆拉;其他器具只能平放,不可翻撲。言談中忌諱“翻”、“倒”、“虧”、“蝕”、“刧”、“摔”、“淹”、“燒”等字眼。見“舌頭”稱“賺頭”;見“老鼠”說“財喜”;見“牙齒”說“財條”,老板才高興。

五、商風行語

重門面  “寧丟生意,莫丟門面”;“經商信為本,買賣禮當先”;“生意三件寶:人緣、門面、信譽好”;“一客失了信,眾客不登門”。

講和氣  “顧客進門,笑臉相迎”;“生意不成人情在,這回不來下回來”;“棉線是紡成的,生意是談成的”;“閻王開飯店,鬼也不上門”;“公平交易,和氣生財”。

探行市  “不知風雨莫行船,不通行市莫經商”;“客大壓行,行大壓客”;“生行莫入,熟行莫出”。

講訣竅   “江湖一點訣,莫對妻兒說”;“逢俏莫趕,逢滯莫丟”;“隔季辦貨,薄利銷多”;“留得千年貨,自有賺錢時”;“有了原貨在,不怕人打賴”;“不怕不賺錢,就怕貨不全”;“不怕不識貨,就怕貨比貨”;“本大利小還是小,本小利大還是大”;“財不露白,貨不離身”;“多進樣,少進量”;“賣屋不賣門,讓秤不讓砣”;“人無我有,人有我好,人好我多,人多我早”;“薄利多銷招遠客,貨不停留利自增”;“三分(利)吃飽飯,五分(利)餓死人”;“貨真價實,童叟無欺”;“腳勤不怕家鄉遠,酒好不怕巷子深”;“秤平斗滿,錢憑心賺”;“帳越做越清,生意越做越活”。

 


責任編輯:高晶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