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俗概述

信息來源:黃岡政府網 時間:2019-03-15 16:08

    民俗是民眾自發創造,約定俗成,并在一定環境和條件下經常重復出現的行為方式,是與國家、民族、地區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發展變化密切相關的人文現象。境內民俗受省內外周邊地區及宋、明多次大規模移民,特別是南宋后江西湖人入遷的影響,使漢俗基礎上的贛俗成為基本里俗,其民風有許多共同的特點。

  一是崇尚勤儉,珍愛誠實。居家,精打細算,省吃儉用,不喜鋪張,無綺羅狗馬之好?!敖癯芯平癯怼?、“寅年支付卯年糧”、“游手好閑”多受貶斥。論世,注重親歷。即以耳目為真,少虛妄狂熱、言過其實的表現。待人,誠實篤厚,忒講信用,鄙棄虛情假意,絕少以甜言蜜語混人。處事,尚果決勇敢,計出必行,行必有終,不見異思遷。說話,一是一,二是二,所謂“一點雨,一點濕”,轉彎抹角、巧言令色、阿諛奉承、儇薄浮靡之風習為大眾所卑夷。

  二是尚農尊讀,樂土重鄉。本區以農為本觀念牢固。常言“種田是根本,吃穿拿得穩”、“七十二行,莊稼為上”?!傲r于田”表現在耕作精細,復種套種,一年四季無空地。田埂種豆,地邊種瓜,圍園興菜,池壙養魚,院放豬雞,處處皆然。在推行雙季稻之后,人們更是搶時間、趕季節,及時收割耕種,未敢須臾怠慢。由此,郡人農技精湛,田園精致,家產頗豐。在精于農事的同時,對后代培養教育特別看重。長輩辛辛苦苦種田,為的是后代讀書成才、光耀門庭。各家各戶節衣縮食培養孩子,以勤學故事激勵后輩;人們對好學少年也視為喜事,高看一眼共同扶助。鄉民集資辦學蔚成風氣,“愛子重先生”古習也延續至今。

  在重耕讀的同時形成了郡人樂士重鄉的習氣。常謂“美不美家鄉水,親不親,故鄉人?!睂淌丶覉@、眷戀故鄉的感情十分看重。對子孫忘祖、浪蕩棄業者特別鄙視,因此,昔時雖貧困卻輕商賤賣,少有人背井離鄉。在改革開放二十年中,這種風習受到極大沖擊,域內青年外出打工經商者甚眾。

  三是急公好義,崇尚氣節。域人有生息與共、憂患同當、急公好義、樂善好施、扶危濟困的良好風氣。舊時,歷代政府從未撥款本區搞過有益于民的重大設施,但義學、義橋、義渡、義堤、義亭、義茶棧比比皆是。對收養孤兒,救濟孤老,施棺安葬暴死途中的人,接濟流入境內的難民,冒險搭救素昧平生的弱者,人都盡力為之。對修橋補路之類的善事更力行不怠。鄉間一家有難,大家排解。凡救濟、救火、捉盜、治喪、蓋房、遇雨搶修諸事,鄉親們聞訊即至。

  同時,域人“性躁動,風氣果決,視死如歸”,對邪惡勢力和品行深惡痛絕,嫉惡如仇。宋、元、明、清時,域內發生反對民族和階級壓迫的群眾斗爭近二十次。在近、現代反對帝官封壓迫的斗爭中,域內人民前赴后繼,奮不顧身,不怕坐牢,不怕殺頭,不怕毀家,為革命、為真理勇于捐軀者無以數計。這也是這塊土地上能走出數支革命軍隊,成就董必武、陳潭秋、李先念、王樹聲等共產黨精英、使鄂東革命根據地紅旗始終不倒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四是殷勤好客,注重禮儀。域人普遍講究家有來客不論親疏貴賤一律以禮相迎,看座、奉茶、敬煙。待客,拿出最好的食物;留客,拿出最好的被褥;交談,和顏悅色;交換,公平禮讓。域人路遇讓道,入席讓座,過橋、過渡讓老小,習慣成自然。親友、鄰里中婚嫁、生育、壽筵、喬遷、考學、參軍、喪葬等事往賀、往吊,攜禮多寡皆不計較,俗謂“禮多人不怪,油多菜不餿”,“莫問人待我,多想我待人”。即使在外為官,回鄉仍照俗禮行之,不然受人非議,被人看不起。

  本域各種習俗雖然從宏觀上看基本相近,但因地理自然條件不盡相同和人口先入后入等因素,風俗仍有小異。所以有“一處一鄉風”、“十里不同俗,百里改規矩”之說。差異不僅有縣別,還有區鄉之別。概括說來,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。

  其一,生產習慣存在差異。北部山區地瘠石多,林密路險,氣溫稍低;南部水鄉土厚田肥,地平樹少,霜薄回陽早。耕種,前者多冬泡田,主種一稻一麥,兼及桑蠶、藥、果、雜。春慣于“桐子開花浸谷種”;秋慣于“寒露豌豆霜降麥”。后者田少荒白,主種稻、麥、棉,兼及油菜、苧麻、豆、藕。春慣于“清明浸谷種,谷雨下齊秧”;秋慣于“處暑蘿卜白露菜”。后者較前者早一個節令。

  其二,生活習尚南北差別較大。舊時,南部相對殷實,人們衣著花色較為講究,男女服式,四時皆短裝。冬季著棉襖棉褲。北部貧家原著土衣布,自染青、藍、皂三色。冬季男穿長袍(有棉衣者甚少),出外籠下御寒,入室向火取暖。因其柴薪較豐,喜用吊鍋煮菜;早、中餐皆煮粥搭干飯,貧家婦女食粥為主。南部人家早、中、晚餐一次煮之。早吃干飯搭鍋巴粥,中、晚吃剩飯或湯飯。居住,濱江原多簡易撐架屋,今多建兩層樓房,常單門獨處。山區、丘陵常共脊連扉,一門數家出入,聚族而居習慣較濃。

  其三,四時節俗各有所重。山區人特重立夏、半年;水鄉特重端午、中秋?;ǔ俺鰰?、端午劃龍船、中秋節擂鼓吹螺“放兵”,于浠水巴河、蘄春蘄州、武穴城關、黃梅小池最為隆重。

  其四,婚喪喜慶禮儀不一,有的獨標一幟。嫁女“坐谷斗”,獨行兩蘄;“哭嫁”坐簸箕,獨行英山;喝圓房酒“搶雞胯子”,獨行羅田北;“盤”上門女婿之尖刻,莫過于紅、麻;“求門禮”之刁難,莫過于黃州;出喪請道士唱“十二月對花詞”,常見羅田、麻城;死后三朝“叫茶”,常見武穴、黃梅;祈子請“龍珠”,多行團風;做“九朝”、“十歲”多行沿江幾縣及紅安。喜慶的筵宴山鄉多用“肉糕席”、“三丸席”;水鄉多用“海參席”、“魚翅席”。

  其五,信仰習俗各有偏重。英、羅、紅、麻崇玉皇道教;黃梅、武穴尚釋家佛教;浠、蘄、團所重情況不一。蠶鄉祀嫘祖“蠶神”,水鄉祀“楊泗將軍”;麻城供奉“麻姑”;羅田供奉“張家姊妹”。還有供奉雜神的,曰“唐明皇”,曰“太尉”,曰“金花小娘社婆”,曰“社公”,曰“馬二郎”等等。

  域內民俗的融合性和變異性往往同時存在。諸種風俗一般不為某個地方所專有。如春節待客“把湯”、結婚喝“圓房酒”行于羅、英、浠、麻和金寨部分地區,是皖人融合鄂俗,或鄂人融合皖俗的結果。紅、麻通行的婚禮(如盤上門女婿),蘄、黃、武通行的葬禮(如搶丸子酒),浠、羅、英通行的建房禮(如偷梁),皆與移民經濟、文化交往有關。

  民俗是民族意識、民族心理、民族文化的積淀物,有惰性亦有活力。弘揚優良的民俗文化,對增進藉人的地域感情乃至民族感情,對進行地方經濟建設和社會進步具有明顯的推動作用。這,也是本志用較大篇幅介紹本域舊俗的一個原因。


責任編輯:高晶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